泰拳真正高手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聯系我們聯系我們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內新聞 » 土壤修復:盲目修復是二次污染

土壤修復:盲目修復是二次污染

返回列表 來源:鐵人環保 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土壤修復:盲目修復是二次污染掃一掃!
瀏覽:- 發布日期:2018-11-07 17:31:00【

4月17日,央視曝光“江蘇常州外國語學校近500學生身體異常,有的罹患淋巴癌、白血病”一事引發外界關注。經檢測,該校區地下水、空氣均檢出污染物。學校附近正在開挖的地塊上曾是3家化工廠,專家稱校區受到的污染與化工廠地塊上污染物吻合。

此次事件,再次將公眾視線轉向了污染場地的土壤修復上。在《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中這樣顯示:“全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環保部部長陳吉寧曾介紹,“土十條”有望在今年出臺。下一步,環保部門將開展土壤污染狀況詳查并建立健全法規標準,重點著力于農用地分類與建設用地準入的管理。在此基礎上,開展未污染土壤的保護、污染源監管與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

2016042608282590622

土壤修復市場潛力大

自去年起,政府頻頻出臺土壤防治相關的技術導則、行動計劃等,對土壤防治問題日益重視。2014年,《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通過環保部審議,計劃內容包括開展污染地塊土壤治理與修復試點、建設6個土壤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示范區,預計單個示范區用于土壤保護和污染治理的財政投入在10億至15億元之間。2015年,中央下達重金屬治理專項資金36億元,支持30個地方重點區域重金屬治理和37個重金屬土壤污染治理與修復示范工程。9月28日,福建出臺《福建省土壤污染防治辦法》,填補了地方土壤立法空白。

盡管目前法律法規、治理機制建設尚處于初級階段,但立法速度在這兩年明顯加快,這無疑釋放出國家在宏觀政策層面上支持土壤修復行業的積極信號。此次預期出臺的“土十條”作為土壤管理和綜合防治的一個重要規劃,將會制定我國土壤污染治理的具體“時間表”,總體上將把土壤污染劃分為農業用地和建設用地,分類進行監管治理和保護,爭取到2020年土壤惡化情況得到遏制。

“如果回顧這個行業的發展,2000年之前,都是一些外企在做這件事;2000年以后,國內的一些科研單位開始摸索污染場地是怎么一回事。”北京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姜林在中國生態修復網發起設立的中國首個土壤修復眾創園區——易修復•眾創空間舉辦的“第十期生態修復沙龍——中國土壤修復現狀與問題”上總結道。

根據環保部、發改委和國家統計局即將完成的全國第四次環保產業調查結果來看,在我國環境服務業中,涉及土壤治理的生態修復企業僅僅占3.7%,土壤修復市場潛力巨大。有觀點認為,隨著“土十條”的出臺,未來我國土壤修復市場的規模應該會達到10萬億級別,大部分先導市場集中在市區的工業污染場地和耕地上。

前景巨大的混亂市場

4月19日,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在“展望十三五”系列報告會上表示,在“土十條”方面,重點是夯實兩大基礎,突出兩大重點,推進三大任務和強化三大措施。陳吉寧指出,兩大基礎一是要摸清家底,開展土壤污染狀況詳查,到底有哪些污染的地塊;二是建立健全法規標準體系,我們現在還沒有土壤污染防治法,要依法治理。陳吉寧強調,兩大重點就是對農用地和建設用地分別提出不同的污染管控要求。

土壤的修復涉及多個環節,場地調查數據的客觀性、真實性、公正性往往會影響到后面修復方案的制定和判斷。在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劉陽生看來,如果前期的數據不可靠,就會造成“該修的沒修,不該修的瞎修”的局面。

劉陽生還表示,對土壤修復項目進行評價時,一個重要的問題是無法判斷修復是否達到了預期的風險管控的目標和效果。“后續評估的手段是什么,是否達到了風險管控的目標?”重慶理工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高煥方也指出,目前土壤修復行業缺乏真正的風險管控——后續的長期監管。

摸著石頭過河的不只是專家學者,很多的企業也是無所適從。“無論是我們的業主,或是政府主管部門,他們對土壤修復的了解和認知還很不夠。”一位企業代表說道,“比如我們碰到污染非常嚴重、污染面積非常大的污染場地,業主要求我們在極其短的時間內完成修復工程。”土壤修復市場的混亂,導致土壤修復過程中種種問題和障礙的出現。

盲目修復是二次污染

陳吉寧曾表示,土壤污染治理方案之所以耗時長,是因為我國土壤污染的基礎數據較為薄弱,相關工作也比較分散。目前,國內土壤修復的招投標一般將標的分為場地調查風險評估和工程修復兩個標的,修復前的風險評估已成為趨勢和共識,但是有業內專家表示,不論是質量標準的思路還是風險管控的思路,在對很多問題認識仍不夠充分和科學的情況下,倉促制定標準或匆忙上馬大量修復項目,仍有盲目之嫌。

據北京大學劉陽生教授近兩年的實驗觀察,土壤干凈大氣不干凈,蔬菜中的重金屬含量依然超標。“農田土壤里、植物根系是個生命體。土壤修復涵蓋土壤學、植物學、植物生理學和植物營養學。”劉陽生教授說,如果土壤修復標準的制定缺少基礎研究,盲目開始修復項目,還將造成二次污染。

“如果著急上修復項目,是否會忙中添亂?”這是劉陽生的困惑,也是很多從事土壤研究工作的研究人員的困惑。

據廣東省生態環境與土壤研究院陳能場研究員說,目前我們對土壤修復的錯誤認知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對土壤和土壤污染的混亂認知;第二,對污染源認識不清;第三,對污染過程認識不清。

“2010年,我國在大氣中排放的鉻達到2000多噸,在局部地區,每公頃超過25克的量,大氣沉降量超過2克/公頃的時候,大氣源會成為植物吸收的主要污染源。植物里的重金屬鉻都來自于大氣,雖然鉻主要是從根系吸收的。”陳能場說,很多問題不能歸結到土壤,要綜合認識大氣、水、土壤的關系。

泰拳真正高手 手机二人斗地主 手机牛牛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快速时时走势图 胜博网上娱乐 乐百家lom6999手机版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 pk10彩票是合法的吗 棋牌游戏下载送十元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