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拳真正高手

網站地圖網站地圖聯系我們聯系我們收藏本站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內新聞 » 土壤污染危機席卷全球 中外立法防治實踐破殘局

土壤污染危機席卷全球 中外立法防治實踐破殘局

返回列表 來源:鐵人環保 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土壤污染危機席卷全球 中外立法防治實踐破殘局掃一掃!
瀏覽:- 發布日期:2018-11-07 17:23:30【

美國

美國的棕地治理因拉夫運河事件而起。1942年至1953年,美國胡克化學公司將2.18萬噸化學廢物填埋于紐約州拉夫運河中,在填埋后形成的土地上建造了學校,周圍也發展成為居民區。隨著時間的流逝,掩埋于地下的化學廢物逐漸滲入土壤,甚至形成毒氣,不正常的現象隨之而來:學生們經常生病,當地居民癌癥的發病率與死亡率也顯著增加。

最終,民眾的質疑和媒體的曝光引爆了轟動全美的“拉夫運河事件”,一個更驚人的發現是,美國境內有成千上萬個類似于拉夫運河的危險廢物簡易填埋場,猶如一顆顆定時炸彈,嚴重威脅公眾健康和環境安全。

在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下,美國國會1980年通過了《環境應對、賠償和責任綜合法》,批準設立污染場地管理與修復基金即超級基金,該法案也因此被稱為《超級基金法》。

《超級基金法》授權美國環保署對全國污染場地進行管理,并責令責任者對污染特別嚴重的場地進行修復;對找不到責任者或責任者沒有修復能力的,由超級基金來支付污染場地修復費用;對尚未找到責任者的場地,可由超級基金先支付污染場地修復費用,再由環保署向責任者追討。基金資金來源于國內生產石油和進口石油產品稅、化學品原料稅、環境稅、常規撥款、從污染責任者追討的修復和管理費用、罰款、利息及其他投資收入。

為保障超級基金制度的實施,政府1986年通過了《超級基金修正與再授權法》,進一步要求修復行動必須達到聯邦乃至州政府的相關環境標準,必須低于《安全飲用水法》規定的污染物最高含量水平并達到《清潔水法》中的水質標準。根據法案,如果情況允許,環保署將直接選擇永久性修復方法,而不是將廢棄物直接填埋于填埋場。如果采用非永久性的處理方法,環保署有必要每5年進行一次場地檢查以確認場地是否存在污染威脅。

2002年1月,美國再次修正《超級基金法》,嚴格明確土壤污染治理責任,強調棕色地塊的再開發與再利用須嚴格程序,必須進行包括土壤污染調查、治理修復計劃與計劃的執行、土地再利用等程序。同時,該法案還明確規定了土壤污染信息管理以及公眾參與等一系列配套制度體系,讓土壤污染及治理信息更加透明。

《超級基金法》首次提出了“棕色地塊”這一概念。棕色地塊一般位于城區升值空間大的區域,有許多廢棄而需拆除的建筑以及需治理修復的土壤。棕色地塊普遍產生于城鎮化進程中,是經濟重心轉移或投資環境轉換的結果,對環境與健康構成直接威脅。

《超級基金法》在美國實施30余年,歷經不斷的調整和修正,總花費超過650億美元。不過花費雖多,回報卻更多。據統計,《超級基金》法頒布實施到2008年,共清理有害土壤、廢物和沉積物一億多立方米;清理垃圾滲濾液、地下水、地表水約12.9億立方米,納入到治理范圍內的地下水污染場地達到997塊,為數百萬人提供了潔凈的飲用水源;統計顯示,通過棕地開發創造的就業崗位超過16萬。

更重要的是,它還因嚴厲的連帶環境責任制度,催生了一系列相關的環境管理政策,如“綠色信貸政策”“環境責任保險政策”等。這些政策對美國的環保、企業生產和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英國

作為工業革命的發源地,英國蓬勃的工業發展不僅帶來社會經濟的發展,同時也造成了嚴重的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問題。英國政府曾在1990年《環境保護法》中要求地方政府必須準備一個污染土壤的公眾登記名冊,然而由于會對財產帶來不良影響,該規定并未得到切實執行。直至1995年英國《環境法》將土壤污染防治法規引入環境法規范后,英國的土壤污染防治制度才得以確立。該法規的制定最主要目的是解決歷史遺留的污染土壤問題,著力于提高這些土壤的利用能力并降低其對公眾帶來損害的可能性,通過確定問題、評估風險、決定合力賠償、評價成本和確定付費人等,追溯過去并防患未然。

英國環境、運輸和區域部在2000年提交的報告中統計,英國有近30萬公頃土壤受污染,污染物主要是原油、焦油、重金屬和有機物等。近年來,隨著未被污染的綠色地塊急劇減少,英國政府通過稅收優惠,鼓勵開發商在增值空間大的城區污染地塊上進行商業開發。

2002年3月,英國環境、運輸和區域部發布了污染場地風險評價研究成果,包括污染場地健康風險評價要求,土地評價中的潛在污染物、土壤污染物的毒理學和人體攝人量估算,污染場地風險評價模型(CLEA),土壤污染指導性標準等一系列報告與標準,形成了《污染場地風險評價技術規范》。

目前,英國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主要由地方政府管理,地下水污染防治由地方環保部門負責,而特殊場地如核輻射污染地塊,主要由環保部門負責監管。英國從1992年開始研究污染土壤對人體健康與水環境的影響,建立了污染土壤暴露風險評估導則,并在2009年完善基于風險的污染地塊管理框架體系。2005年,英國專家率先提出了污染地塊可持續修復管理框架。

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奧運公園場址就位于倫敦東部的老工業基地,土壤與地下水污染嚴重。借奧運之機對土壤污染治理,不僅推動了老工業基地的經濟發展,還解決了貧困地區的就業問題。

土壤污染治理過程中也需要對周邊居民采取嚴格保護措施。英國北安普頓考比市的鋼廠在1980年倒閉,之后的拆遷與治理花費了15年時間,然而由于防范意識較差,在土壤修復過程中引起第二次污染,周邊敏感人群,尤其是孕婦,長期吸入大量含污染物的粉塵,導致19名畸形嬰兒誕生,為此政府支付了巨額賠償。

德國

德國工業化歷史久遠,企業經年累月合法或不合法的廢棄物及有毒有害物質排放,使土壤污染問題十分突出。據統計,截至2002年,德國境內高達12.8萬公頃土壤受污染,嚴重阻礙了所在地區的經濟發展,并增加了投資風險。德國在土壤污染防治過程中,注重土壤保護立法,不僅對污染場地的治理和修復做出規定,還強調土壤利用中的循環思想,認為土壤污染預防性條款與修復性規定同等重要。然而,為減少土壤污染,德國還對土地轉型利用實行總量控制,重視土地重復使用。

目前德國環保部門與農業部門共在全國設立800多個監測點,根據土地用途對土壤進行監測,描述土壤的生物、物理、化學特性及有害物質含量,隨時了解土壤特性變化,以評估治理措施是否有效。同時,對全國有污染嫌疑的土壤進行排查和風險評估,對重點污染土壤制定治理與技術修復方案并實施。政府還建立起污染土壤數據庫,政府相關部門與建筑公司都可以使用這個數據庫,以便進行動態管理。

在土壤修復上,德國秉承保護土壤特殊功能理念。根據這一理念,德國現有需要治理的土壤中,只有10%需要進行技術改造。通過精密計算,德國設計了一套指標評估土壤風險:綠線以上,主要是預防土壤惡化;黃線以上,發出警告;紅線以上,必須進行清理。具體治理上,主要采取措施有三:凈化污染源,如把污染土壤挖出來處理;隔離封閉,如固封污染物,以免污染地下水或空氣;保護與限制,如限制人群接近污染源等。通常情況下,三種措施會綜合應用。

面對土壤修復的高額費用,德國實行“誰污染誰付費”原則。無主土地,先由政府墊錢修復,然后調查污染到底由誰造成,最終確定由誰來治理或付費。如果企業拒絕清除自己造成的污染,監管部門會開出罰單,交由法院執行。企業此時要么選擇自己清理,要么接受當局指定的公司代為清理。如果污染企業無力治理,即使向政府提出申請并獲得批準,仍要承擔10%的費用。對歷史遺留下來的污染場地治理,德國政府還會給予補貼。

荷蘭

荷蘭是歐盟成員國中最早就土壤保護進行立法的國家之一,于1970年就著手起草了《土壤保護法》,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建立了土壤可持續環境管理框架體系,完善了土壤環境管理的法律及相關標準,完成全國土壤污染調查并向社會公眾開放土壤污染場地數據管理系統和土壤修復決策工具箱,為企業修復土壤提供技術支持。政府還設立了土壤修復目標值和干預值。目標值表示低于或處于這個水平的土壤具備人類、植物和動物生命所需的全部功能特征,土壤質量是可持續的。干預值表示超過這個水平的土壤,其具備的人類、植物和動物生命所需的功能特征已經被嚴重破壞或受到嚴重威脅,必須接受強制干預。荷蘭所有受污染的土壤中,90%的土壤納入了可持續管理。荷蘭制定的土壤干預值實用性強,在歐洲影響極大,早期英國、法國、德國、比利時等國家的土壤治理都采用了荷蘭干預值作為評估標準或者修復目標。

國土面積僅有4.5萬平方公里的荷蘭每年要花費4億歐元用于近2000個污染場地的治理,其土壤污染修復技術也日趨成熟,目前主要分為原位修復和異位修復兩大類。原位修復是指在不挖土、運土情況下,或采用直流電對重金屬等污染物進行提取和處理,或采用交流電來加熱土壤和地下水,增強土壤菌活力,使難溶污染物迅速溶解或汽化,或通過向被污染土壤內層注入強氧化劑,使有機污染物與強氧化劑接觸發生化學反應產生水、二氧化碳等無毒無害物質,直接修復受污染的土壤。這些方法適用于建筑物下方、人口密集地、醫院等敏感區域等特殊場所。

土壤異位修復是將受污染土壤挖出后轉移至臨時場所,用熱處理、清洗、生物處理、固化處理和填埋等化學和物理方法進行治理,可應用到任何土壤類型。荷蘭不提倡填埋處理,填埋處理只適用于處理成本高、技術上難以處理的土壤,而且還要征收每噸17歐元的稅。因此,荷蘭土壤修復更多的是采用熱脫附、清洗等處理技術。

日本

日本曾是世界上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與治理,日本現已進入世界上環境污染防治最先進的國家之列。在污染健康損害的推動下,日本逐步建立起了一套包括土壤污染防治在內的完善的污染防治管理體系。

日本土壤污染防治立法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專門性的立法,包括《農用地土壤污染防止法》(1970)與《土壤污染對策法》(2002),以及和土壤污染防治相關的對策方針包括《市街地土壤污染暫定對策方針》(1986)、《與重金屬有關的土壤污染調查對策方針》、《關于土壤地下水污染調查對策方針》(1999)。另一部分是與土壤污染防治相關的外圍立法,包括大氣、水質等污染防治立法。

在土壤污染管理措施的立法方面,日本區分了農用地土壤污染和城市工廠跡地土壤污染兩種情況,主要通過《農用地土壤污染防止法》和《土壤污染對策法》進行規制。

日本是世界上最早發現土壤污染的國家。這要追溯到1877年,日本櫪木縣發生了足尾銅礦山公害事件。采礦廢水、廢氣、廢渣大量傾入環境,使河流污染,山林荒禿,農田毀壞。1968年日本又發生了由慢性Cd中毒引起的骨痛病事件,于是農業用地的污染問題就引起了社會各方的廣泛重視。

為了防止因土地污染而影響居民的身體健康,1970年國會將“土壤污染”追加為《公害對策基本法》中的典型公害之一,并首次頒布了《農用地土壤污染防止法律》,并于1993年進行了最近的修訂。該法側重于農業用地土壤污染的預防,管理對象僅限于表層土壤。根據該法,將鎘、銅、砷這三個元素指定為特定有害物質。此法以農用地為保護對象,對于依據此法指定為“農用地土壤污染對策的地域”,國家制定農用地土壤污染反應對策計劃,在各個都道府縣運用國家資金進行“農用地土壤污染防止對策細密調查”,并將調查結果公開發布。此后,日本又制定了一系列環境標準和法律法規,有效地遏制了農用地的土壤污染。為了防止土壤污染擴散到城市,1986年頒布了《市街地土壤污染暫定對策方針》。

隨著日本工業化進程的加快,以及1975年東京都江東區六價鉻污染事件的發生,城市型土壤污染不斷涌現,城市用地的土壤重金屬等污染問題變得突出起來。資料顯示,從1974年到2003年的29年間,累計查明的土壤污染物超出環境省《土壤污染相關的環境基準》設置的標準的事例已經達到了1458件,其中2003年已經查明的污染物超標事例達349件。開展土壤污染防治已經成為全社會的迫切要求。

為了彌補市區土壤污染防治的立法缺陷,日本于1989年修改的《水質污濁法》增加了對特定地下滲透水的禁止性規定,防止地下水的污染。其后,日本受美國、德國等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影響,開始考慮制定專門的土壤保全法,并最終于2002年制定了主要用于城市用地土壤污染的《土壤污染對策法》,該法于2003年由日本國會正式發布,2004年2月15日在日本全國實施,對日本產業界帶來了顯著的影響。

該法以保護國民健康為目的,涵蓋了土壤污染污染狀況的評估制度、防止土壤污染對人體健康造成損害的措施和土壤污染防治措施的整體規劃等內容。首先土地所有者對土壤污染治理由以前的被動轉為之后的主動,而且形成了一條土壤污染評估、土壤污染保險、土壤污染治理的巨大產業,大量企業也都開始自愿采納土壤污染防治措施。借鑒美國的《超級基金法》,日本的《土壤污染對策法》也采用了嚴格責任、連帶責任和追溯責任制度。

丹麥

北歐國家丹麥是積極倡導綠色環保的先鋒,民眾普遍環保意識強,土壤保護也是丹麥環保部門的一項重要工作。1971年,丹麥政府設立世界上第一個環境部,從那時起,丹麥一直積極開展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現已建立了完善的土壤污染防治的法規,為土壤保駕護航,并努力運用先進的科技,治理并修復已經受到污染的土壤。

丹麥四面環海,地表徑流很少,地下水是丹麥最主要的淡水資源,丹麥居民的飲用水全部直接來自地下水。如果土壤資源遭到嚴重污染,蘊藏于土壤資源之下的地下水資源也會被破壞,這將動搖丹麥人的生存之本。在工業化的歷史進程中,丹麥不少土壤資源也遭到了破壞。丹麥高度重視土壤污染的問題,從上世紀80年代起,陸續制定相關的污染控制和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在2000年出臺《土壤污染法》,并從2007年開始實施修改后的《土壤污染法》。

丹麥環境環保署土壤保護負責人邁克爾˙斯令爾(MichaelSchillinger)告訴筆者,除《土壤污染法》外,丹麥還有其他一些法律也涉及關于土壤保護與污染治理的條款,比如《水資源管理計劃》等。在農業生產中,農藥在丹麥的銷售和使用都必須經過政府部門許可,使用的種類和數量由政府部門制定標準,農民使用的農藥各項指標只能在許可的范圍之內,絕對不允許超標,以防止過度使用,污染土壤以及地下水。

為了深入細致地開展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丹麥建立了一個土壤污染數據庫,被收錄的土壤分為兩類:V1級別和V2級別。V1級別包括所有潛在的可能污染場地,比如以前的化工廠區、加油站地下儲油罐等區域,V2級別為被證實的污染場地。環保部門對所有潛在污染場地進行初步調查與風險評估,并對重點土地進行詳細調查。如果土地的污染物被證實超標,則被列為V2級別。

斯令爾說“根據2012年的數據,目前丹麥所有潛在的可能污染場地的總數為28000塊,被證實污染場地為14000塊,我們預計需要花費60至90年時間才能完成全部的治理修復工程。在被證實污染場地中,對地下水造成危害以及建有住宅、幼兒園的土地是優先重點治理對象,目前大約有7000塊,我們正在對這些場地有針對性地制定和實施治理與修復方案。”

丹麥土壤污染數據庫的信息全部公開,丹麥公民及機構可以向環保部門查詢土壤污染數據庫。如果土地的所有者發現所擁有的土地屬于V1級別,即可能被污染,可向政府請求對場地進行詳細調查,政府在接收到請求后,必須在1年內展開調查。如果證實場地未受到污染,則從土壤污染數據庫中刪除。如果證實土地受到污染,則被列為V2級別。

此外,丹麥在全國上下還設立了數百個土壤監測點,對土壤進行長期實時監測,進行動態管理,隨時了解土壤特性的變化信息,同時觀察土壤發展趨勢,評估治理措施是否有效。各個監測點全部聯網到一個全國性的地理信息數據庫(GIS),信息共享,環保部門、大學、研究機構都可以使用這個數據庫。

土壤修復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丹麥嚴格執行“誰污染誰付費”原則,污染者必須承擔治理污染的全部費用。一方面給治理污染提供資金來源,另一方面,對污染者產生震懾作用。如果一家企業拒絕清除自己對土壤造成的污染,監管部門將會根據法律給企業開出罰單,由法院強制執行。對一些歷史遺留下來的污染土地,土地所有者可向政府申請補貼,政府承擔絕大部分的費用。

斯令爾告訴筆者,丹麥每年在土壤污染防治上花費大約是1.3億歐元,其中58%來自政府,10%由石油企業承擔,7%由保險公司承擔,剩余25%全部來自私人資金。加油站的地下儲油罐必須強制性購買土壤污染保險,如果儲油罐發生泄漏,費用由保險公司承擔。

在土壤修復上,丹麥主要采用三種修復技術:物理修復、化學修復以及生物修復。斯令爾說“我們會根據每塊土地的實際情況,從長遠角度考慮有針對性地選取最新的修復技術。”為了更好地研究土壤修復技術,丹麥首都大區在2013年5月在哥本哈根以西12公里的Skovlunde地區特別購買了一塊受污染的場地,用于建立土壤修復實驗室,研究與測試新的土壤修復技術

新加坡

新加坡的情況與歐美的情況有所不同,大多數工業是污染不太嚴重的輕工業,重新開發成住宅項目的用地并不罕見,也包括一些高檔住宅區:如市區重建局將新加坡中部的武吉知馬和山景一帶的工業用地重新發展成為豪宅區。占了新加坡河區域很大一部分的羅伯森碼頭,以前曾經是倉儲區,現在已經變成了親水的住宅和酒店。裕廊集團也在將工業區一些老的地塊重新開發,變成適應食品等新興工業和知識經濟要求的商業和生產設施……

總體而言,工商業用地的重新開發,對于開發商而言最重要的考量仍是經濟上是否有利可圖,因此一些地理位置較佳的閑置地塊往往比較受歡迎。

地產咨詢機構高力國際說,嚴格意義上的“棕色地塊”重新開發多由政府實施。私人開發商通常較少參與這樣的工業地塊再開發,即便參與范圍也比較有限,如一些由現在的戶主集體出售的住宅地塊。

新加坡的實馬高島因為對垃圾填埋場的重新處理而聞名于世。曾任新加坡環境及水源部部長的雅國2009年說,實馬高垃圾填埋場打破了人們認為垃圾填埋場就應該臭烘烘、臟兮兮、最好遠而避之的印象。

實馬高島由原本的兩個小島加上新建的隔離堤壩連接而成,總面積約350公頃(1公頃等于15畝),堤壩之內的海域再分割成10多個填埋區,可以填埋的垃圾總量約為6300萬立方米,從1999年起分填埋區逐步投入使用,目前是新加坡唯一的填埋場。據估算,可以維持到2045年。

實馬高垃圾填埋場總經理翁宗平說,填埋場的堤壩先以沙粒筑成,然后再在堤壩的兩邊斜坡覆蓋一層2毫米厚的不透水的樹膠膜,再覆以一層石塊,以防止填埋場內的灰燼及不可燃的固體垃圾滲入海中。這里僅接收垃圾焚燒電廠的灰燼和不可燃燒的固體垃圾,并對這些填埋的物質進行檢測,確保無害化。垃圾填埋場兩層樹膠保護膜之間的堤壩上還有一些鉆井,以監測水質。并且,實馬高島周邊栽種了大片紅樹林,既可美化環境,也因紅樹林對水質要求較高而可以作為監測環境的風向標。

實馬高島如今只有輕微的灰燼味道,是新加坡的休閑和環保教育基地。一般公眾需要通過環境局及環保組織的活動,可以獲得登島的機會。每一批乘船來到島上的參觀者,環境局都派出項目的資深人員開設小講座。公用事業局的人員還會邀請公眾品嘗由污水處理而成的瓶裝純凈水。

中國

2014年4月17日中國環保部和國土資源部聯合發布《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2014年12月17日中國農業部和國土資源部同日發布《全國耕地質量等級情況公告》和《全國耕地質量等別調查與評定主要數據成果的公告》,綜合中國環保部、國土資源部和農業部的三份公報,中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十分嚴重,全國土壤污染超標率達16.1%,在工礦業廢棄場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的同時,耕地土壤環境質量更加令人擔憂。

公告顯示,中國耕地退化面積比例超過40%,七至十等的劣質耕地比例達到27.9%,耕地土壤點位污染超標率達到19.4%,耕地質量整體表現為“四成退化、三成劣質、二成污染”的“四三二”狀態。全國土壤污染總體呈現出“老債新賬、無機有機、場地耕地、土壤水體”等并存復合污染的嚴峻局面,因此從國家層面更加重視土壤污染防治問題、盡快啟動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已經刻不容緩。

建立健全有效的土壤環境保護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是開展土壤污染防治的基礎,近幾年中國十分重視相關立法和建標工作,并取得初步成效。

2014年2月環保部發布《污染場地土壤修復技術導則》等5項標準,4月通過的《環境保護法》修訂案增加了土壤修復的內容,《土壤污染防治法》被列為全國人大第一類立法計劃項目,《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獲環保部原則通過,5月環保部發布《關于加強工業企業關停、搬遷及原址場地再開發利用過程中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國土資源部發布《土地整治藍皮書》,10月《土壤污染防治法》形成建議稿,11月環保部發布《工業企業場地環境調查評估及修復工作指南(試行)》。

2015年1月15日,環保部有關負責人向媒體通報,現行《土壤環境質量標準》(GB15618-1995)的修訂草案《農用地土壤環境質量標準》與《建設用地土壤污染風險篩選指導值》已完成征求意見稿,即日起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盡管中國的法律、法規和標準建設在總體上尚處于初級階段,但立法速度明顯加快,在宏觀政策層面支持土壤污染修復行業長遠發展的大背景和大環境是確定無疑的。


泰拳真正高手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2016 二十一点简单规则 三肖六码3肖6码 北京pk10计划在线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彩票直通车网站 欢乐斗地主怎么跟好友玩 鼎盛国际娱乐公司 二八杠棋牌游戏 u9彩票网能提现吗1万 电子游艺pt平台 新火彩票挂机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 定位胆个位稳赚公式